南宁柳州桂林玉林钦州防城港梧州河池百色来宾贺州北海贵港崇左  
广西频道

它们被火一次次拷问过(七首)

2020年03月16日 18:22:20 | 来源: 新华网广西频道

它们被火一次次拷问过(七首)

田 湘

 

纸 上

笔头再硬,也要烂在纸上

从落笔开始,就发现错误,却悔之不及

也有别有用心者,不顾纸的反对

一再往黑里走,仿佛那里有另一个人间

纸是洁白的,世间之事本应明明白白

却有人不同意,偏要把白变成黑

在薄薄的纸上玩魔法,让天空变得暗无天日

任无辜者在黑色旋涡里沉浮、挣扎、喊叫

让一滴墨落下,如陨石般给人致命一击

横竖撇捺都是任意舞弄的枪械,听得到杀声震天

纸与笔只要有了牵扯,就难以洁身自好

再桀骜的人也要变身走进黑洞,被一张纸遮住脸

所谓的是与非、真与假都在文字的迷宫里

许多冤情打上了死结,灵魂找不到出口

人类在纸上的污迹,抹也抹不掉

好在纸仍在坚持自己的白,也总有人在探求真相

好在我为自己留下一张白纸,什么也不写

 

向竹子道歉

被我砍下的竹子,怀有不屈之心和无中生有的力量

我忽然看到一个更为渺小的自己,也终于悟出

写不好竹子之缘由。细数下来,不由汗颜——

暗影藏身,弯腰屈眉,做不到挺拔俊逸,骨节硬朗

贪吃贪喝,腰圆体胖,缺乏节制和翩翩君子风度

心存杂念,贪图小利,喜欢节外生枝,

分寸节度把握不住

傲气与邪气均沾,不能虚心自持,一身正气,

清风自得

优柔寡断,贪生怕死,难以做到弯而不折,

折而不断,果敢坚毅,视死如归

未老先衰,朝气不足,坚而不挺,更做不到

凌云有意,长青不败,为真理献身

而竹子倒下,气节犹存,以空击实,

无惧无畏,让我愧疚难当

 

木 棉

我只想从木棉树上取走两样东西——

红硕的花朵,它先于叶站在枝头

像无数只刚睡醒的鸟张开了翅膀

我喜欢这种偏不与你商量的霸气

顶着寒风独自把云朵叫醒,并誓言

我不凋落,绝不许你来见我

还有那些刺,从锋芒毕露到锋芒渐收

最后将锋芒隐藏,一生打拼总算有了结果——

善先生,请给我一个无恶的世界

 

南方的叶

我痴迷于它与秋风的抗争和与严冬的搏杀

更痴迷于它在初春与新叶的默契

轻易就换一张脸,却不让你觉察

这种凋零,别出心裁,像是预谋好

去迎接一场盛事:看啊,山水都在荡漾

万物复苏时,谁还去问萧条事

使你认为,这世界从未有过衰败

 

它们被火一次次拷问过

可以是一个群体

也可以孤单一人

可以小到足以被忽略

也可以大到覆盖整个草原

可以谦卑地让马蹄任意践踏

也可以笑傲着抵御十二级台风

可以枯黄,可以燃烧,可以冰雪压顶

只是,还有一些选择只能是单向的

这也是它们不容置疑的态度——

比如,不可以没有不屈的灵魂

不可以没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不可以永远也找不到春天

这些卑微而倔强的小草

它们被火一次次拷问过

最有资格谈论生死与轮回

它们是亲历者,一旦开口

就能揭开冰雪掩盖的真相

 

旧 城

拔掉一座旧城,比扔掉一件外衣

要难。事实并非如此,我居住的城区

旧楼早被拔光,新长出的楼群

个个趾高气扬,像暴发户,拒绝

古老的美学原则,忽略雕梁、画栋、飞檐

没有小桥流水,更不见堂前燕子飞

住在这里的人也换了面孔

旧地址、旧门牌在一夜间消失

昨晚,我梦见一封信在风中飘

我梦见李白提酒归来,找不到回家路

 

幻听症

明明是车流声,我却听成是雨声

迫使我一次次跑到阳台。其实没有雨

可幻觉告诉我:雨声越来越大

只要我闭上眼睛,暴雨就会落下

一地的阳光被雨水浇灭,整个城市

都渗满了水,鱼儿游到马路上

我听到了求救声

 

田湘

60后诗人,现居广西南宁。著有《雪人》《练习册》等诗集七部。

【纠错】 [责任编辑: 谷雨]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2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