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染病的家乡(外六首)
2020-03-02 19:01:10 来源: 新华网广西频道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注:这次疫情让我的家乡都安瑶族自治县成重灾区,心情沉重)

 

染病的家乡(外六首)

陆祥红

 

魔头

 

在长江里打个喷嚏

无数的毒虫流窜

遮挡了太阳,大地一片忧郁

 

有人躺倒,有人永别

许多人近在咫尺却分离

更多人明知利剑悬顶

却必须往险处集聚

 

每个毛孔,都嗅到危机

我祈愿众生安然

更庆幸偏远闭塞的家乡

只有光秃秃的石头山

贫瘠不长草的土地

毒虫不屑落脚,或鞭长莫及

 

那天凌晨微信第一声滴滴

我弱如豆腐的心思

被大锤痛击

家乡的不幸接二连三

我的世界从此昏天暗地

 

我曾祈求幸免的家乡

耄耋的父亲蹒跚的后代

正承受毒流的侵袭

风雨飘摇的故土啊

一次次让我从恶梦中惊吓

乱不成样的,是我奔波他乡的步履

 

几天阴风霉雨

我的心海已烧成炉水

我多想飞奔回去

双脚却缠着千层的蔓藤

更不知道向家的路口哪个还开启

 

噢,染病的家乡

我苦苦抵御毒流的亲人

我帮不了你,祝福语也多不了一句

正如你也帮不了我

万千幔幕将我们隔离

 

可我知道

只要彼此守望,永不泄气

春天,一定因我们的信念刚强

如期主持万千家乡和亲人的团聚

 

 

知天命者说

 

不再奢求

一张太空单程票

看嫦娥在火星上溜冰

只想卸下喧嚣

拧慢颈后的发条

推开祖传的土夯房

煮一锅芋头

在木窗下闲聊

 

不再憧憬

穿一身唐衫,挽着东坡巾

在雾缭的竹林

在瀑布前的长亭

焚香喝茶,抚琴吟诗

只想平庸如往昔

当个自由作息的油腻男

别被宅在口罩里

 

不再沉溺

儿时的世界碧玉如洗

笑容是露出胸腔的花朵

村村寨寨都有一条打结的土路

只求一枚琥珀

搁在最深的骨里

有一截风尘浇成的生铁

挺直身躯

 

不再祈祷

故乡在瘟疫中幸免

接踵的噩耗

早把我戳成蜂窝

滴水的转经轮

摇响床头一宿又一宿

只求家乡

像一场大雪冰封后

没了虫害

像一场大火炼山后

冒出的生命更加旺盛

 

 

逆 行

 

一条小鱼

在水里往上游

与锯齿草反向,与石尖反向

绕过山,穿过森林

顺水的氧气唰唰错过鼻尖

在落差的险滩

它柔弱的身体模仿神鲤跳龙门

一次又一次腾跃

又一次次摔下

每过一滩,都遍体鳞伤

 

天寒地冻时

一口气从大洋深处呼出

由南向北

与寒流反向,与卷缩反向

坚硬的地上划出痕迹

一粒带咸的嫩芽长在裂帶顶端

它串成线,连成片

清晨的鸟儿睁开眼

已是绿意浅浅的春天

 

庚子年正月

一群白衣天使聚集武汉

与躲避反向,与恐惧反向

家里牵伴,心头重压

挡不住他们逆行的步伐

泪水越流越笃定

危险越近越向前

为一句誓言

不顾生死输赢

用全副骨血染红韶华

 

鱼儿逆行

不为吸吮源头的甘琼

只为产卵,让母亲河生生不息

风儿逆行

不为领略美景

只为新的一年欣欣向荣

 

天使逆行

不仅为治愈身体顽疾

更是为了

无影灯照出灵魂清浊

防护服检测人情冷暖

用纯粹与性命

卷成擎天的喇叭

向天下呼吁

 

 

大 治

 

悬壶古时有

始皇的墙砖大理国的沉香

夯了桩基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地

见证它柔善中的刚强

 

直到高速硬物刺开桑田

构建,横行在布满探头的街

摩天楼和麦穗让大网扯歪

屏幕吸干了眼神

数字缠紧的冷金属

喘不过气

很多人便找不着北

 

悬壶

依旧冰心玉中

无影灯日夜灼烤

只因看壶者的旋踵

就有厉目、秽语和拳脚

甚至刀斧如风

 

千秋的悬壶

又逢天下大疫

唯其敲骨上前

只是,悬壶救护不了自己

 

我喊话空中的楚地汉土

悬壶还在济世

人们二十一克的顽疾

更应该一层层铡去

 

 

请以警嫂的名义发誓

 

一向都是我粗声犷气

以大男人的名义

唯一的例外是去年春天

因为我爽约

没能和你去武大樱花园拍婚纱照

你爆发的小宇宙

差点将我们的爱情冲散在九霄云里

 

我的职业高危

而你工作在洁静的空调房内

所以,你没完没了地逼我发誓——

平安回家

早已习惯出门前的叮咛

渴望你点亮垂帘迎接我的夜归

 

你到达武汉后的第一个视频

就兴奋地说援助的医院离武大好近

让我发誓,结束后一定赶去汇合

补照一组美美的相片

未满月,我们还是新婚燕尔

我不住点头,比采花的蜜蜂还殷勤

 

第五天,你留下一句“我感染了”就杳无音信

我一千一万个心理准备

瞬间粉碎,散落入阴森的洞穴

我是歹心利刀胆寒的警察

却被这句话抱摔得如此悲催

 

站在寒风里的岗哨

湿漉漉的心频一遍遍向你连线

如你等我执勤归家时

但你的连线柔情,浓烈

而我壮如牛犊的心肌呀

拼命泵出的每一缕鼻息唇语

全都惶恐不安,丝丝带血

我的天空,漆黑如地球两端的极夜

 

我自豪地说过,哪怕什么也给不了你

却能给你一生的保护

谁料一次新婚小别

你就消失在我的视野

更别指望我此时弱爆的羽翼

 

你哟,怎能狠心丢下我

独自在散发你的幽香的新衾里

像找不着娘亲的婴儿

哭泣

 

蜜月里进重症监护室的妻子

我以大男子的名义

粗声犷气要求你

必须挺住

是警察家属,躺下了也要像勇士

这决不是为你自己

 

蜜月里执意逆行武汉的妻子

我以医护家属的名义

强忍恐惧力挺你

我们同频共振

驱逐病房和所有角落里的毒害

待阴霾散尽,迎来温暖一春

 

蜜月里如此美丽的妻子

我以爱人的名义

缠绵地呼唤你

留个语音吧

像我每次执行特殊任务后

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一样

给我欣喜若狂

 

噢,我不足月的新娘

你要以警嫂的名义

对我发誓——

快快好起来

陪我度过金婚钻石婚纪念日

做我白头偕老的娇妻

 

 

遥望家乡

 

几十年来

我天天盼着家乡巨变

不再闭塞偏远

没有贫穷和破烂的房舍

现在,却无比眷恋它旧时的模样

那时病毒没有淌过澄江河

 

我不奢望乡亲们保持欢乐

翠屏山广场上

还有舞姿和山歌

只愿我绕遍地球的耳垂

别再听到撕裂的哭声

和呼啸的救护车

 

我髙高踮起脚尖

目光掠过地罗岭上的母校

却看不到恩师和孩子

凝视这满园静默

我竟然不渴望勤奋的身影

和如雪花纷飞的名校通知单

只祈求老师腰杆挺拔

孩子们活蹦乱跳

我相信,人在,就有传说

 

我们一家三代降生的山脚

气流已硬成冰河

无影灯和漏风棚下的天使

我无法表达敬佩与忧愁

只恨没有祖传的一件防护服

为你们披上,将豁口缝合

 

噢,罹难的家乡

阴霾里张望的亲人

我只能长跪在回不去的异乡岸边

将一切捧进红水河

绕过大山,越过险滩

向你,向你

永不停歇,绝不回头

直到古老的安定大地上

绵延不断的千层岭万重山

又浩荡响起那一首

密洛陀传世的铮铮古歌

 

 

地球也受难

 

不管蝙蝠

或其他什么动物

甚至一种看不见想不到的东西

引发这场瘟疫

我们都不必太纠结

更别因臆想而互相攻击

 

我们的敌人是瘟疫

它强大而狠毒

要奋勇抗击,智慧应付

但需明白一点

这并非战争,只是灾难

会留下伤悲,却没有赢家

多简单的清楚

 

这是人类的灾难

不限于中国

也是地球的灾难

东西半边,南北两端

同受折磨

 

人类之灾

几年,或几十年一次

而地球之难

亿万年从未间断

并且,人类之灾大多自找

地球之苦

大多拜人类所赐

 

所以呀

自救需要行动,也要安静

想想该怎样对待地球

也想想这么久了

天没塌过

脚下的地仍会枯荣千秋

  (作者陆祥红系河池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天峨县委书记)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谷雨
新闻评论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52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