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要闻
广西兴安:职业农民跃“龙门”
2017-08-18 09:08:25 来源: 广西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职业农民跃“龙门”

  8月上旬,在兴安县湘漓镇江口村,葡萄种植户正冒着酷暑采摘葡萄。而村里一向勤快的果农易善涛,却在家舒服地吹着空调。“我的每轮葡萄基本都比别人提前20天上市,价格也会相应高些。”易善涛难掩自豪,“一样的地,就要种出不一样的果,卖出不一样的价,要不怎么叫高级职业农民?!”

  易善涛的“点土成金”不是个例。2014年,兴安入选全国首批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县。3年来,该县把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与葡萄、柑橘、水稻等特色农业主产区相结合,培养出近900名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其中更有34名高级职业农民。他们如同绣花般,在田野里“绣”出新花样,成为现代农业和农民致富的带头人。

  大学生重回“农门”

  7月26日下午,骤雨初歇,龚嵩立急匆匆出门,抓紧时间给果树施肥。2014年,他在崔家乡长田村承包了200亩山地种砂糖橘,今年开始挂果。

  自2004年大学毕业后的10年,龚嵩立都在桂林市区一家公司上班。提及为何弃工从农,他说,一是国家新一轮农村改革拉开序幕,他心痒痒;二是看到家乡有些山地还荒废着,觉得可惜。

  包了山地、种下果苗,真正转型为农民后,龚嵩立才发现,种地并非易事。虽然大学所学过的知识用不上,可“会学习”更是一种本领。网络、报刊、咨询……都是他汲取农业知识的渠道。2016年,果树长得郁郁葱葱,龚嵩立也评上了高级职业农民。

  高级职业农民究竟“高级”在哪里?“高学历、高收入。”兴安县农业局负责人言简意赅地解释:高级职业农民学历要达到大专,年收入超过当地农民人均8倍。去年该县农民人均纯收入1.46万元,意味着高级职业农民年收入至少达到11.6万元。

  该负责人说,如今,越来越多像龚嵩立一样的大学生,跳出“农门”又重回“农门”,他们带回的全新农业经营理念、组织方式和创新活力,与我国正大力实施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谋而合。

  高级职业农民徐尚闻拥有大学本科学历,做过IT业,也搞过房地产。2011年,他回到老家兴安县界首镇,并种植了500亩冰糖橙,这也是该县最大的冰糖橙基地。今年果园进入丰产期,看着沉甸甸的枝头,他内心也越发充盈。

  绝活种出“摇钱树”

  “纯体力劳动创造的价值是有限的,关键要技术创新,有自己的绝活。”16年来,严关镇高级职业农民肖卷忠一直专注于新品种葡萄栽培技术,技术和产品始终快人一步,连续多年获得全国早、中熟优质葡萄评比金奖。

  相比兴安县普遍栽培的夏黑、巨峰等传统葡萄品种,肖卷忠早在2001年就开始走差异化发展路线,选种美人指、温克、红玫瑰等小众且栽培难度较高的品种,掘到第一桶金。

  当别人也开始跟着种温克葡萄时,肖卷忠又改种阳光玫瑰葡萄、金手指葡萄。去年,这两种葡萄的市场价都达到每公斤百元以上,并卖到香港市场。

  葡萄亩产可以达到2000公斤,但肖卷忠只保留约400公斤。产量虽然少了,但葡萄外观更靓、果实更大、口感更好、收益更高。他种出的巨峰葡萄单颗可达13克。

  目前,肖卷忠的葡萄种植面积已发展到160亩,种有11个品种。他还注册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葡萄商标,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种植葡萄面积4860亩,全部按照绿色食品标准种植。

  在兴安县众多新型职业农民中,肖卷忠只是代表之一。他们通过实践摸索,结合农业专家指导,一系列种植、管护新技术的推广应用让葡萄产业插上了科技的翅膀。目前,兴安县葡萄种植总面积14.7万亩,年产量达21万吨,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鲜食葡萄生产基地。

  今年7月初,兴安县农业局组织农民参加自治区新型职业农业中等职业教育培训,50个名额很快报满。报名的学员中,不乏龚嵩立这样有大学学历的农民。龚嵩立说,种田必须不断学习新知识、新技术,才能解决不断变化的新问题。

  产业融合“土生金”

  职业农民还引导农业“接一连二”或“接一连三”,实现一二产业或一三产业融合互动,让传统农业“老树发新芽”。

  崔家乡高泽村农民唐新全种600亩水稻,曾荣膺“全国种粮大户”。2015年,他入选兴安县首位高级新型职业农民后,购置了50多台农机具,建起水稻种植机械化示范基地,实现水稻耕、种、收、烘干、加工等主要环节全程机械化生产,每年对外作业收入超过200万元。

  2014年,肖卷忠种了20多亩摩尔多瓦酿酒葡萄,开始学习酿酒。他强调,是正儿八经地“酿”葡萄酒,不是农村常见的用白酒“泡”出葡萄酒或加糖“浸”出葡萄酒。他买了全套葡萄酒加工设备,如破碎机、果汁分离机、压榨机、离心机、发酵罐、储酒罐等,还去天津、秦皇岛等地葡萄酒厂考察学习。

  “第一年技术不到家,酿出的葡萄酒酸味偏重。”他说,经过专家指导,第二年的葡萄酒口感有了显著进步。“我已经注册了商标,酒品各项指标也通过了自治区质监局、农科院检测,达到干红标准。”下一步,肖卷忠的目标是正式建立生产线,把葡萄酒做成大事业。

  初级职业农民唐亨林则在一产、三产融合方面跟上了时代。他种植160亩猕猴桃、20亩蓝莓,产品超过一半通过电商平台销售。今年,猕猴桃还未成熟,已经有客商来下单预定。唐亨林准备开个公众号,利用网络销售方式,把产品从田头送到消费者餐桌。

  在唐亨林看来,农产品销售有着明显的代际差异:肩挑背扛到集市销售,赚些辛苦钱,这是1.0时代;吸引游客主动下乡采购,这是2.0时代;利用网络平台,打造粉丝经济,线上订单、线下直供,这才是3.0时代。

  职业农民在八桂田野上播种着新希望。记者从自治区农业厅获悉,目前,广西已经初步打造起一支适合本土实际的新型职业农民队伍,在全国率先创办广西现代青年农场主学院,有2.38万名农民评上了“职称”。此举不仅初步解答了“谁来种地”“怎样种地”等农业难题,也推进了广西现代农业产业化纵深发展。(记者 王春楠 通讯员 周玉祝 李秀琼 原文编辑:覃柳丹)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谷雨
新闻评论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0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