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不打“膨大剂” 巧打“错峰”牌——“中国南方吐鲁番”兴安县果农的“葡葡经”
2017-06-23 16:23:06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新华社南宁6月23日电(记者王念、董振国、唐荣桂)连片的葡萄大棚蔚为壮观,葡萄架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果实,村民们在果园里忙着打理枝叶……近日,有“中国南方吐鲁番”之称的广西兴安县15万亩葡萄丰收在望。

(图文互动·新华网)(1)不打“膨大剂” 巧打“错峰”牌——“中国南方吐鲁番”兴安县果农的“葡葡经”

  这是广西兴安县溶江镇的葡萄园(6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再过一个来月,这些葡萄就能上市了。”在溶江镇莲塘村葡萄种植基地的果园里,70岁的庄作人和老伴一边小心翼翼地给葡萄套袋,一边和记者拉家常,“套了袋可以防虫,就不用打农药了,葡萄无‘农残’,果子也好看,能卖好价钱呢。”

  说起种葡萄,经验丰富的老庄滔滔不绝。如今儿女都已成家,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却闲不下来,种葡萄积攒了10来年的宝贵经验,不能荒废了。老两口精心侍弄着3亩葡萄,每年都有可观的收入。

  老庄种的葡萄好,好就好在绿色有机,从来不愁销路,对此,他特别自信。“早些年,为了让果子饱满、增加产量,果农会在葡萄成熟前打‘膨大剂’,虽然也符合标准,但果子口感不好,保鲜的时间也不长,经不起长途运输。”老庄说,现在人们对水果质量的要求越来越挑剔。

  老庄算过账,不再用“膨大剂”,自然果亩产虽然低了约300斤,但单价高出差不多一元,算下来,每亩要多赚近2000元。

(图文互动·新华网)(2)不打“膨大剂” 巧打“错峰”牌——“中国南方吐鲁番”兴安县果农的“葡葡经”

  广西兴安县一位农民在护理葡萄(6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兴安县过去不产葡萄,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引进种植,目前已经发展为广西最大的葡萄产区,各类品种的优质葡萄销往四面八方。“中国南方吐鲁番”的名气越来越大,果农得到的实惠也越来越多。

  闯出一条路子不容易,守住“金字招牌”靠的是质量保证,市场意识越来越强的农户转变葡萄种植理念,不再单纯追求产量,转而注重品质。根据市场反馈,果农逐步认识到了绿色有机的特殊价值。

  莲塘村村民庄小冬连续6年在全县鲜食葡萄果品评比中获得金奖,他从2010年开始种植葡萄,走的正是以质量取胜的“高端路径”。为了让葡萄保持高品质,他的办法是控制挂果量,“删繁就简”后的果子糖分更高,香甜爽口。“品质好了,贵也不愁卖。”庄小冬说,他种的葡萄每斤价格超过6元,比普通葡萄高出近1倍,每年还没成熟就被预订一空,13亩葡萄园为他带来20万元左右的收入。

  水果有季节性,如果能做到淡季不淡,葡萄产业还有稳步提升的空间。经验丰富的果农在实践中总结出巧打“错峰”牌的绝招,既满足了市场需求,又增加了收入。溶江镇五甲村党支部书记张雪峰是葡萄种植高手,他带领群众成立合作社,把荒山开辟成葡萄园,种植反季节的山地“错峰”葡萄,避开上市高峰期,卖出了好价钱。

(图文互动·新华网)(3)不打“膨大剂” 巧打“错峰”牌——“中国南方吐鲁番”兴安县果农的“葡葡经”

  这是广西兴安县溶江镇的葡萄园(6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你信不信,我们能让一棵葡萄树四季都挂果。”张雪峰略带神秘地现场演示给记者看,让葡萄“错峰”不用任何药物干扰,只是通过剪苗延长葡萄成熟期——剪除挂果的春芽花穗,利用夏芽、秋芽上开的第2至5轮花穗挂果。

  张雪峰介绍,葡萄的成熟期通常在7月中旬至9月下旬,之后市场会出现空档。延迟2至3个月上市的葡萄正好填补这个空当,直接来自果园的鲜果很受欢迎,每斤售价可达8至10元。

  在张雪峰的带领下,有613户村民的五甲村种植了4000余亩葡萄,绝大多数村民通过葡萄产业甩掉了穷“帽子”。张雪峰高兴地说,仅仅在5年前,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只有3000元,如今已经提高到近万元,全村80个贫困户减少到18户。

  兴安县委书记黄洪斌介绍,葡萄种植现已成为兴安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全县葡萄产业总产值达13.2亿元。果农种植葡萄的人均收入3341元,在农民人均纯收入中葡萄的贡献率占近三分之一。(完)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2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