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钦州 防港 梧州 河池 来宾 北海 贵港 百色 贺州 崇左
新华网 > 广西频道 > 正文

农田“重生”记——广西重金属污染地春耕走访见闻

2017年03月27日 14:40:41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南宁3月27日电 题:农田“重生”记——广西重金属污染地春耕走访见闻

  新华社记者王念、董振国、夏军

  仲春时分,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一片看上去很普通的农田里种满桑树,桑林间长着零零星星的白花菜,54岁的村民覃海芳正弓着腰摘白花菜的嫩芽。这种野菜甜里带着微苦,当地人很爱吃。

  没人能想到,这里的农作物曾让人避之不及。因为这片农田遭受过严重的重金属污染。

(图文互动)(2)农田“重生”记——广西重金属污染地春耕走访见闻

  这是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大安社区下板六屯及周边村屯的土地(3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环江是全国唯一的毛南族自治县,位于广西西北部。这里有色金属资源丰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地出现了一批矿企,没日没夜采矿选矿,冶炼厂的烟囱冒出浓浓的黑烟。村民间或去矿上打点零工,挣的钱比种地多,大家很开心。

  不想,16年前的一次灾难,让村民们吃尽了苦头。位于大环江河上游一家选矿厂遭受暴雨袭击,尾矿库垮塌,大量含砷、铅、锌等重金属的矿渣被洪水席卷而下,冲到下游沿岸的耕地上。“当时连续下好多天暴雨,晚上矿渣就冲下来了。”覃海芳记得。

  土壤受到严重污染,村民们并不懂,但县农业和国土部门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全面排查重金属污染和尾矿库隐患。同时紧急通告:污染地里的农作物未经过检测不能食用。

  大安社区下板六屯村民陆盛总家三四亩土地全被污染。“还吃什么?地里种的庄稼慢慢都枯死了,后来干脆种啥都不长。”陆盛总说。

  污染发生后,“肇事”的选矿厂被关停。为解决村民口粮问题,当地政府按水田、旱地损失的实际情况补助水稻、玉米,并动员受灾村民外出务工。

  然而,这次农田污染达数千亩之多,涉及3个乡镇7个行政村16个自然屯。土地是庄稼人世世代代的衣食依靠,失去了土地,村民心里急。人病了可以治,土地能治吗?

  “污染物中含大量酸,这是农作物死亡的主要原因。”曾馥平是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专家,他在环江县挂职任副县长。

  于是,村民们在农田里挖沟渠排酸,又往受淹的地里撒石灰,以中和酸。3年后,农作物终于可以生长。但土地里含有大量重金属元素,种植出的农作物铅、锌等重金属明显超标。“种出的水稻、玉米不能吃也不能卖,白辛苦。”想起当时的情景,覃海芳至今还很难受。

(图文互动)(3)农田“重生”记——广西重金属污染地春耕走访见闻

  这是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安乡大安社区下板六屯及周边村屯的土地(3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土壤修复必须解决重金属超标问题。环江县向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环境修复中心求助。针对环江县土壤污染的特点,专家们认真考察调研,并研发植物萃取、超富集植物与经济植物间作、植物阻隔和重金属钝化等修复技术。蜈蚣草有吸附作用,当地政府向村民们免费发放蜈蚣草苗、东南景天苗等。“即便桑叶超标,蚕茧也不会超标。”环江县大力发展桑蚕养殖,村民们种上了桑树。

  2010年,依托中科院的技术力量,“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大环江流域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工程”启动,这项当时国内面积最大的土壤修复工程,获得2450万元中央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支持。

  这场 “农田保卫战”持续了十多年,勤劳的村民从远处拉了泥土覆盖在污染田地的表层,将蜈蚣草、桑树苗等套种在一起,在专家的指导下撒上修复剂,改善效果一年比一年好……

  2015年,“大环江流域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工程”通过验收,土壤中重金属含量大幅降低,种植出的农作物终于达标。村民们长长舒了一口气。

  覃海芳说,现在从地里摘的白花菜,终于可以放心地吃了。

  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这些年,上游的矿企都关停了,天越来越蓝了,树林越来越密了,河水越来越清澈了。

  2012年,环江县所属的河池市发生震惊全国的龙江镉污染事件,随即,河池市以“壮士断臂”的决心对产业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关闭96家有色金属企业。环江县国土局局长蒙冠禧说,“环江如今只有4家环保达标的采矿和选矿企业,没有一家冶炼企业。”

  土地修复后,村民们继续种桑养蚕。大安社区下板六屯如今成了桑蚕专业村,很多村民因此摆脱了贫困。

  这片土地“涅槃重生”,让村民们对保护环境有了刻骨铭心的体会。“不要说乱开乱采我们绝不答应,以前河里有人炸鱼,现在没有了;以前农药瓶、塑料袋乱丢,也没有了。爱惜山山水水,爱惜土地,才有好日子过。”覃海芳说。(完)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0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