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钦州 防港 梧州 河池 来宾 北海 贵港 百色 贺州 崇左
新华网 > 广西频道 > 要闻

降门槛 除壁垒 激活力——广西代表委员热议非公经济发展

2017年03月14日 09:40:11 来源: 广西日报

图片新闻

专题集萃

  

  原标题:降门槛 除壁垒 激活力——广西代表委员热议非公经济发展

  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深入落实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加快构建新型政商关系。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坚持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进一步放宽非公有制经济市场准入。——摘自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

  贡献近70%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0%以上的税收、85%以上的进出口额、90%以上的新增就业……随着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广西非公有制经济活力不断迸发,撑起广西经济大半。

  2017年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年,也是振兴实体经济的关键之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凡法律法规未明确禁入的行业和领域,都要允许各类市场主体平等进入;凡向外资开放的行业和领域,都要向民间资本开放;凡影响市场公平竞争的不合理行为,都要坚决制止。这将进一步激发非公经济发展的活力与动力。

  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

  “现在降低非公经济准入门槛的政策有了,关键是抓好落地、落细、落实,将政策化为具体措施。

  唯有如此,企业的获得感才会更强。”全国政协委员、广西谛恒生物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曾钫说。

  2013年12月自治区召开广西非公经济发展大会,出台了《进一步优化环境促进非公有制经济跨域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放宽准入范围,除国家法律法规明确禁止准入的行业和领域外,一律对非公有制资本开放,不得单独设置附加条件。

  政策的出台极大激发了广西非公经济发展的活力。仅2016年广西就有700多个项目引入民间资本,总额达1260亿元,涉及园区整体投资、交通运输、电力、市政公用事业以及政策性住房、旅游等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等经营性项目。

  “中央和地方出台的政策都是好政策,但各地各部门的落实却千差万别,配套政策跟不上、设置隐性壁垒等情况还不同程度存在。”广西社会科学院区域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吴坚举例:在国家屡次强调项目招投标中不准设置不必要准入条件,但很多投资项目招标时仍要求参与的企业必须有30年以上资质,大量民营企业因此被排除在外。

  “一方面要打破市场准入‘上面放、下面望、中间制造顶门杠’的‘中梗阻’现象,另一方面要治理‘明放暗不放’的‘末梢炎’,有效解决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南方黑芝麻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赖学佳说。

  “当前民营企业发展还面临融资难、创新能力不足、税费较重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李彬说,“促进非公经济健康发展,首先是要把现有政策落实到位,做到‘精、准、实’,不是求多而是讲究管用、有针对性,真正起到效果。”

  多渠道破解企业融资难题

  去年12月7日,自治区主席陈武在柳州召开企业座谈会,“融资难、融资贵”仍是企业家们反映较为普遍的问题。

  “银行‘惜贷’现象比较普遍,这是不少民营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参加座谈会的广西星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惠奇感叹,“缺钱”始终是民营企业心中的痛。

  王惠奇对企业融资难感触颇深:银行收费项目多,商业银行收费项目最多达100余项,贷款审批均需经过财务报表审核、资产评估、抵押担保、线下调查等诸多环节和手续,“一整套程序下来,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资金才能到位。”

  为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题,去年12月自治区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的意见》及4个配套文件,要求构建“4321”新型政银担保合作关系,实现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在全区14个设区市全覆盖,体系资本金规模达到30亿元左右;力争5年内,全区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资本金规模达100亿元左右。

  “可以尝试创建中小企业财税共享中心平台,从日常财税管理中提取企业的各项管理数据和经营数据,从而建立完善中小企业的信用考核体系,并将该信用体系应用在信贷体系中。通过共享中心服务平台的数据分析,进行风投、贷款,给企业提供发展资金,实现双赢双促。”曾钫建议,由国家工信委牵头,建立一套完整、有效、可行的中小企业财税共享中心的行业扶持政策和扶持方案,给予中小企业更好的生存和发展环境。

  减税降费激活实体经济

  减税、降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在实体经济领域,“降成本”成为企业家们的迫切心愿。

  近些年来,广西出台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举措,极大减轻了民营企业负担,很多企业从中受益“轻装上阵”获得了新的发展。简政放权方面,广西通过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把降低“制度性成本”作为简政放权主要内容;“降成本”方面,出台了“41条”降本增效政策措施,累计为实体经济企业降低成本200多亿元,涉及用工、融资、物流等成本。

  代表委员们表示,政府收入的“减法”,能有效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

  “营改增后,去年玉柴节约成本7000万元。”全国人大代表、广西玉柴机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晏平认为,“减税”是真正实现了,但“降费”这块还要继续下工夫,尤其是制度性交易成本,下降空间还很大。

  “制定涉企税费目录清单,向全社会公开并形成常态化、动态化的公示机制,清单之外的涉企收费一律不得执行。”曾钫委员认为,在此基础上,还要加强日常监督,查处各种侵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违规行为。

  “新常态下,非公经济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中央和地方推出了一系列扩大非公企业市场准入、平等发展的改革举措,形成了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赖学佳代表说,非公经济人士施展才华面临更加广阔的空间和更充分的机遇,必将有更大作为。(原文编辑:曹丽媛  作者:记者董文锋 蒋予昕)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2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