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带小学生 晚上教“大”学生——坚守苗寨讲台三十年的潘先锋-新华网
新华网 > 广西 > 正文
2023 09/09 09:00:18
来源:新华网

白天带小学生 晚上教“大”学生——坚守苗寨讲台三十年的潘先锋

字体: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后排右)和同事在教新生学习排队(2023年8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胡星宇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教新生们学习排队(2023年9月1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教室里上课(2023年8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胡星宇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右一)、驻村工作队队员郑昌昊(右二)、村干部梁成张(右三)在教室里辅导学生学习(2021年4月7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右五)在古树下与孩子们交流(2021年11月25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指导孩子们进行队列训练(2021年12月9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妇女夜校,潘先锋在给妇女们上课(2023年8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胡星宇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妇女夜校,潘先锋在给妇女们上课(2023年8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胡星宇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潘先锋(左)和同事带着孩子们巡寨搞卫生(2023年9月1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鼓励学生(2022年6月9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教新生们学习排队(2023年9月1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潘先锋(右二)带着孩子们去植树(2023年2月27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潘先锋(右二)和村民梁安合(右一)在修改夜校课程教材(2023年9月7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潘先锋(后排左二)在火塘边给乌英苗寨夜校的妇女们上课(2021年11月9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妇女们在听潘先锋老师讲课(2021年6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潘先锋带着学生观看文艺下乡演出(2021年4月29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妇女们在听潘先锋老师讲课(2023年8月30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胡星宇 摄pagebreak

  在乌英苗寨教学点,潘先锋在非遗课堂上教孩子们吹芦笙(2021年7月15日摄)。

  今年53岁的潘先锋坚守大苗山教育事业已经三十年,目前是乌英苗寨教学点的老师,也是苗寨妇女夜校的授课老师。他白天给教学点的小学生们上完一天的课程后,晚上还要继续给夜校的“大”学生妇女们上课。

  “一校跨两省区”的乌英苗寨教学点位于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从江县交界的大苗山深处,目前教学点有广西籍学生15名,贵州籍学生8名。

  2020年9月,潘先锋开始到乌英苗寨教学点任教,主要负责一年级的教学。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自然条件恶劣,乌英苗寨发展相对滞后,教育也相对落后。潘先锋和同事从学习、卫生、礼仪、劳动、文明等多方面着手,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除了全力做好日常教学外,潘先锋坚持每天组织孩子们早读、进行队列训练、巡寨做卫生、护理树苗等。

  在日常工作中,潘先锋发现,许多留守大山的妇女不识字、不会讲普通话,对孩子们的教育也力不从心。那时,乌英苗寨妇女夜校开办不久,驻村干部正为寻找授课老师发愁。得知这一情况,潘先锋主动参与夜校教学。夜校的妇女很多是教学点学生的妈妈或奶奶,她们戏称自己是乌英年纪很大的“大”学生。潘先锋希望她们能通过夜校学习,学文化,提高素质,解放思想,一起抓好孩子们的学习。

  潘先锋和同事的不懈努力,换来了孩子们和“大”学生们的不断进步,他所负责的教学点班级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妇女们已经能用普通话交流,还会吟诵古诗,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新华社记者 黄孝邦 摄

【纠错】 【责任编辑: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