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小美丽”重获美丽人生
2019-01-25 16:54:14 来源: 广西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原标题:“小美丽”重获美丽人生 ——那坡扶贫干部帮扶苗族女童故事

  1月7日,那坡县人民医院病房走廊上,苗族女孩陶美丽拄着拐杖,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一旁的蒙华和主治医生用微笑鼓励着她。冬日的阳光从玻璃窗照射进来,洒在陶美丽的身上,让人感觉暖暖的。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手术后康复的情况很乐观。”主治大夫对蒙华说。

  陶美丽是那坡县百省乡那布村规陇屯的一个贫困苗族小姑娘,父亲早逝,母亲改嫁他乡,她随伯父生活,左腿因一次意外摔伤落下残疾。蒙华是那坡县政法委副书记,他所在单位定点帮扶那布村。

  因为扶贫,原本两个不相干的人联系到了一起。蒙华和爱心人士用爱营造起一个温暖的“家”,让“小美丽”感受到了浓浓的人间真情,在百色脱贫攻坚路上传为佳话。

  A “应该像她名字一样美丽绽放”

  2016年7月,蒙华深入那布村入户调查走访,一个瘦弱单薄、走路一瘸一拐的苗族小女孩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女孩叫陶美丽。

  他从当地群众口中了解到了小女孩的不幸身世:2008年,陶美丽出生在规陇屯一个贫困苗族家庭,家中姐妹三人,父亲早逝,几年前母亲带着最小的妹妹改嫁他乡,她和二妹随二伯父陶华哪生活。

  “小‘美丽’应该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绽放,健康快乐成长。”蒙华心里暗叹。陶美丽及其家人不是蒙华“一对一”帮扶对象,但他经常到陶华哪家中家访,关心陶美丽姐妹俩的生活、学习情况,并尽力给予帮助。

  2017年9月,年满9岁的陶美丽转入百省乡中心小学读三年级,因路途遥远,陶华哪没法把她送到乡里读书。蒙华了解情况后,多次上门做陶华哪的思想工作,并自掏300元作为陶美丽上学的接送费用。

  开学两周后,陶美丽得以重返校园。蒙华在他的民情日记里写道:“2017年9月17日,我把陶美丽送到百省乡中心小学上学的第一天,她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蒙叔叔,谢谢’,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B “并不美丽的童年让我很揪心”

  陶美丽到乡里的中心小学读书后,为方便联系,蒙华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给她,让她遇到困难的时候,让班主任给自己打电话。

  “叔叔,我的作文课跟不上,我该怎么办?”“叔叔,我的数学测试成绩这一次在班上的排名又有了进步。”每当接到陶美丽的“求助”或“报喜”电话,蒙华都觉得很高兴:“我希望在小美丽心里,她把我当成可以信赖的蒙叔叔,可以让她在心理上多了一份温暖和依靠。”

  渐渐地,陶美丽变得开朗活泼起来,她告诉蒙华,自己的左腿因2014年的一次意外而摔伤。当时,由于家庭条件限制,当时她的家人并未及时将她送医,最终左腿落下残疾。之后走路高低不平。

  得知这个消息,蒙华感到很震惊,更感到揪心。他说:“我原本以为美丽的脚是先天性的,怕伤到孩子的自尊心,一直不敢提及。”日记里,蒙华写道:“没想到她原本就坎坷的童年是如此的雪上加霜,小‘美丽’并不美丽的童年让我很揪心。”

  C“让我不自觉地来尽力帮助小美丽”

  2017年10月,征得陶华哪同意后,蒙华把陶美丽带到那坡县人民医院做医疗残疾鉴定,并到相关部门为她申请办理了三级残疾证。医生告诉蒙华,如果不及时治疗,很可能导致腰坏死。

  “医生的话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胸口,我当时面临艰难的抉择。”蒙华坦言,一是几万元的治疗费,对于自己一个工薪家庭来说,不是小数字;二是县级医院没有实施复位手术的技术,到外地医院很麻烦;三是术后康复护理也是大问题。

  蒙华说:“我也有一个女儿,身为人父内心深处的同情心与爱心让我不自觉地来尽力帮助小美丽。”蒙华与妻子钟雪理商量后,决定帮助陶美丽进行治疗。

  2018年7月,蒙华赴深圳市学习回来,首先向单位主要领导汇报并得到了支持,之后他发动各界募捐到1.5万元爱心善款,其中深圳市龙岗区捐助了1万元作为手术经费。蒙华与那坡县人民医院多次商讨,最终确定邀请百色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前来指导手术。

  D “我争取将来到北京上大学”

  2018年9月13日,蒙华把陶美丽送到那坡县人民医院,并聘请了一位从县人民医院退休的护工阿姨全职陪护她,蒙华和妻子则抽空不定时探望。

  9月15日,实施手术当天上午,陶美丽说她很想念妈妈,蒙华拨通她母亲的电话。陶美丽的妈妈当时怀着8个月的身孕,无法前来探望,陶美丽非常失落地哭泣。蒙华用手机录下的令人动容一幕。并将视频发给了十分关心边境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孔祥涛。孔祥涛深受感动,通过蒙华向陶美丽转交他一家三口的心意2000元。

  从手术室回到病房,陶美丽慢慢从麻醉状态中清醒,疼痛感加剧,情绪很差。蒙华一面轻轻地安抚陶美丽,一面把孔祥涛的话转达给她听:“北京有个孔伯伯、伯母和大姐姐也很爱你,他们给你转来了2000元,要给你买好吃的补营养,希望小美丽以后到北京上大学。”

  陶美丽慢慢安静下来,懂事的她对蒙华说:“叔叔,请替我谢谢孔伯伯,我一定记住孔伯伯的话,努力学习,争取将来到北京上大学。”

  为了记录手术治疗的全过程,从不写日记的蒙华,在每天结束忙碌的工作之后都坚持打开电脑,为陶美丽写下一篇又一篇的“康复日记”。这些日记中除了“流水账”外,大多都饱含深情地记录着蒙华做过的事、看到的人、想到的事,以及他为此付出的努力。字里行间写满真情和关爱,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温馨故事。

  E “等腿治好,我想回学校读书”

  陶美丽左侧股骨头脱位伤得太久,一个月以后还得再做一次手术,再加一个钢板固定。陶美丽需要继续留在医院治疗。

  陶美丽整日躺在床上,日子久了难免会感觉烦闷枯燥,情绪低落,钟雪理就陪她说话聊天,给她讲故事解闷,抽空煲骨头汤给她补充营养。去年10月,陶美丽出水痘,钟雪理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2018年12月3日,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陶美丽终于可以下地活动了。由于她身高不够,医生特地在网上帮她定购了一双康复支撑拐棍。陶美丽在病房里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她主动下床拄着拐杖练习走路。知道自己有机会重新站直双脚后,陶美丽充满了喜悦:“叔叔,等我的腿好了,我想回学校读书。”

  12月6日,陶美丽出院,为了满足她想要与妈妈在一起的愿望,经过她母亲与继父同意,蒙华把陶美丽送到她妈妈家中休养康复。由于心里始终放心不下,蒙华隔三岔五就会打电话询问陶美丽的康复情况。蒙华说:“在这80多天里,我和妻子与小美丽结下了亲人般的感情。”

  如今,康复治疗效果明显,陶美丽的双腿长度已经调整一致,她可以借助支具站立起来,并且可以缓慢行走,陶美丽如获新生。

  蒙华的关心和帮助,深深地刻在了这个10岁小女孩的心中。说起蒙华,陶美丽满是感激:“蒙叔叔是好人,关心我的学习,照顾我的生活,我的腿坏了,他把我接到县城治疗,我现在还不能报答他,只是想说一声‘谢谢’。” (通讯员/凌箐璐 记者/徐顺东 原文编辑/苏必庆)

+1
【纠错】 责任编辑: 蒋颖
新闻评论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42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