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广西壮汉双语作家潘朝阳:生活处处是文章
2018-12-05 17:54:53 来源: 广西民族大学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壮汉双语作家潘朝阳

  日前,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举办的首届全区中学生壮语标准语诵读比赛现场,当一位学生诵读壮文作品《我们村的壮话》时,现场200多名听众中会意地笑了;当另一位学生诵读壮文作品《我家过年欢乐多》时,现场听众被带入故事的情境中……这时,台下一位评委露出惊讶的神情。原来,这两篇诵读作品均出自他之手。

  经过激烈比拼,这两位学生从39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双双获得一等奖。有评委说,这两位学生夺得一等奖,除了她们诵读能力较强外,还因为选了好的壮文作品。

  好的壮文作品,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让读者产生共鸣,或会心一笑,或点头称赞,甚至感动落泪。

  心向朝阳,生活处处有文章,用双语记录温情瞬间。他是潘朝阳,广西壮汉双语作家,也就是台下那位评委。

  两位夺得全区壮语标准语诵读比赛一等奖的学生和双语作家潘朝阳合影

  一座大山,一份信念。这是潘朝阳的真实写照。他的童年,有10年时间生活在广西融水县元宝山上的寨子里,说是元宝山,那时却偏远贫瘠长不出“元宝”。物资匮乏的时代,山里人常以红薯、木薯充饥。仰望大山,潘朝阳心生梦想:“哪一天要走出大山。”

  潘朝阳喜欢看书,对阅读充满渴望。由于书籍资源匮乏,“小人书”满足不了他的求知欲,他常缠着当教师的父亲给他讲《水浒传》。深夜,在煤油灯微弱的光线下,隔壁木楼的阿公来给他讲山里的故事,人熊、鸦变、鬼怪等情节,他听得又迷又怕……不知不觉,故事的种子在他心里悄悄发芽。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1978年,作为应届毕业生的潘朝阳和几位同学被抽到县中学补习。“那时为了争分夺秒备战高考,蚊帐上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知识点,晚上睡前会看,半夜醒来也会看。”潘朝阳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潘朝阳考上了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现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适逢改革开放,大学校园思想活跃、开放,对时事及学术问题进行激烈争论是每天晚上宿舍熄灯前后大家都会做的事情。“有时甚至争得面红耳赤,但都是就事论事。”这种爱思考、关注时事的氛围深深影响着潘朝阳。

  1982年,潘朝阳毕业分配到广西民语委所属的广西民族报社工作。第一次接触民族语文——壮文,潘朝阳不禁“手忙脚乱”。所幸他是壮族人,会说壮话,花了半个月,他便初步学会了壮文。“为了不断提高壮文水平,我尝试着用壮文写作,不想,这一试就一发不可收。”1993年加入广西作协的潘朝阳说。后来,他担任广西民族报社总编辑、社长等职,依然笔耕不辍。

  “生活处处是文章。”这是潘朝阳在写作过程中的深切感悟。潘朝阳作品《大学生第一封家书》是儿子上大学时寄回的一封信,从受父母照顾到照顾父母,孩子的角色改变令父母喜出望外,也让父母觉察民族的希望所在。“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潘朝阳善于捕捉平凡生活中的感人瞬间,用心思考,诠释背后蕴含的生活真谛。

  “以小见大,以情感人,用细节取胜。更大的妙处在于留下空间,让读者思考,借此达到平凡而高雅的审美高度。”这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苏长仙对潘朝阳作品的评论。“用壮文写作同样能引起读者的情感共鸣。”壮文读者如此评价潘朝阳的壮文作品。

  厚积而薄发。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潘朝阳坚持用壮汉两种文字进行文学创作,至今已发表作品400余件,出版壮文汉文对照散文集《生日感动》和个人文集《民语心路》两本专著。 (卢翠琴)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谷雨
新闻评论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12532